承城書卷

頭條揭密》除了戴高樂主義 馬克宏與習近平如何談臺灣問題?

頭條揭密》除了戴高樂主義 馬克宏與習近平如何談臺灣問題?
終極女婿 小說

馬克宏原本可以用訪中之行爲經濟政策加分,卻因臺灣問題的談話與時機不當的戴高樂主義表態而模糊了焦點,想必西方媒體不會放過他。(圖/路透)

法國總統馬克宏訪中行程在國際政治情勢極爲複雜的當下受到前所未有的關注,這次馬克宏訪中可說是繼《沙伊協議》後,中國又一次成功的外交出擊。雖然中國因此得分,但是馬克宏在返國途中接受訪問時給自己惹了麻煩,除了在最糟的時機談論歐洲自主論與日漸虛幻的戴高樂主義,還在幾乎沒有實質參與的臺灣問題上進行主動積極地表態。如此一來不僅無助於近期低迷的聲望,更沖淡了這次藉訪中提振國內經濟的作用,返國後顯然要面對國際與國內的嘲弄。

做爲法國領導人,尊崇戴高樂主義是很自然的事。它是法國在二戰後1960年代由戴高樂總統提出,主張要有獨立的國防與外交政策,並積極地以發展軍備與自主的外交作爲來實踐其理念,其中包括退出北約並驅逐其駐軍。這個政策大致被法國曆屆政府遵循超過半個世紀以上,直到2011年後薩科齊總統任內才又重返北約。此後法國國內一直在對美政策上有各種不同的爭論,絕大部份時間都難以形成共識,許多法國領導人在外交問題上,會視國際形勢的變化適時提出戴高樂主義,但一到形勢緊張或面對實質利益時,卻又經常轉向依賴美國。

红曲不健康?食药署检测 5件红曲食品含超量橘霉素

馬克宏訪華期間安排前往廣東中山大學演講,習近平親自與他同往廣州,這種接待規格前所未見。(圖/美聯社)

议员要求双城论坛中抗议共机扰台 蒋万安:坚定表达反对

外界之所以認爲馬克宏此時公開提出戴高樂主義時機不對,最主要的還是俄烏戰爭的問題。批評者認爲,如果法國認爲應該領導歐洲在外交上脫離美國走獨立自主路線,併成爲馬克宏所說的「第三極」國際強權,那法國就應該要有能力解決歐洲自己的問題,如果歐洲發生內部政治外交或軍事的嚴重問題還要靠美國或其他國家解決,那所謂「歐洲自主」就無異是海市蜃樓。

現在歐洲面臨俄羅斯入侵烏克蘭,普丁撕毀了法德俄烏四國所簽訂的《明斯克協議》,馬克宏親往調停無效。他回過頭來甚至主張綏靖政策,要烏克蘭放棄抵抗與俄羅斯和談。而且在開戰之後,法國提供烏克蘭的軍事支持、經濟援助、難民救助也最少,如此做法有何資格領導歐洲?哪個歐洲的小國會認同這樣的國家可以擔任「第三極」國際強權?馬克宏在訪談中也承認:「歐洲人無法解決烏克蘭危機」,既然如此,還要公開高唱戴高樂主義並自認位居歐洲「第三極」的領導地位?

馬克宏在中山大學演講時被西方媒體以中國五星紅旗背景拍了獨照,被西方評論家認爲有獨特的意涵。(圖/路透)

其實這次馬克宏在訪中時提到歐洲自主的戴高樂主義並不令人意外,何況不久之前還發生美英聯手攔截澳大利亞與法國的潛艇建造合約,這口氣讓馬克宏難以嚥下,可能因此有感而發。不過馬克宏此次卻是以臺灣議題來做爲其闡述戴高樂主義的主題,確實太過突兀,畢竟從上世紀的幻象戰機與拉法葉艦交易惹怒北京後,雙方之間就未再因臺灣問題發生政治爭議,多年來臺灣問題一向在法國的外交政策上亦無足輕重。

外界早就判斷馬克宏此行主要的目的有三:一是帶着企業界去簽約,推動包括空中巴士、民用核能裝置與其他法國商品進入中國市場;二是表明與中國維持外交上與經濟上的關係,不加入美國抵制中國商品的行列;三是勸說中國出面促成俄烏停戰和談。而前兩項與德國總理舒茨帶團訪問北京的目的與操作方式完全相同,舒茨當時頂住壓力,低調訪中推動兩國經貿,雖然免不了有些批評,還是獲得國內民意與美國的諒解,而舒茨在訪中之後完全沒有提到臺灣問題。

不久之前發生美英聯手攔截澳大利亞與法國的潛艇建造合約,這口氣讓馬克宏難以嚥下,可能因此有感而發,特別對媒體表達嚮往戴高樂主義。(圖/路透)

中华信评示警 金控举债配息 长期风险升高

讓人起疑的是,馬克宏訪中目其實與舒茨差不多,爲何要在訪談中特別提到臺灣?這當中的玄機可能在馬克宏的訪談中曾談到的內容,但最後這些內容被愛麗捨宮的幕僚刪除。從《Politico》報導最後的聲明中看來,刪除的文字中大部份是馬克宏與習近平對臺灣問題極爲敏感的談話,這不得不讓人更加懷疑中法領導人在臺灣問題上到底談些什麼。

險象環生!北寧路百餘里民連署設特種閃光號誌和行穿線

據稱馬克宏在中山大學的演講全場都以法語進行。(圖/美聯社)

中共无人机连日侵扰 绿委:政府确实要积极反制

我有一把斬魄刀 小說

根據外媒指出,馬克宏與歐洲執委會主席馮德萊恩在前往北京前曾就會談的內容設定架構,要表達不與中國脫鉤,但要減少對中國依賴,以防止烏克蘭戰爭的情況在臺灣上演。據參與會談的馬克宏幕僚指出,3位領導人談到進入臺灣問題時,馮德萊恩態度比較強勢,首先提出臺灣問題要和平解決、不能容許動用武力的立場,說完後馬克宏讓馮德萊恩先離席,表示單獨以法國總統的身份與習近平談臺灣問題,僅帶着翻譯和核心幕僚與中習近平談了足足4個小時。而且馮德萊恩不在場,現場談話的氣氛和緩了許多。媒體專訪中被馬克宏幕僚刪除的內容,應該就是後面這段與習近平談臺灣問題的內容,顯然這部份極爲敏感,未來即便有媒體追問,馬克宏也可能不會對外界透露。

入营注意!海葵搅局 替代役第248梯次延至9/5入营

馬克宏難得地在廣東省府國賓招待所與習近平一起享用中式茶點,卻直挺挺地端坐着,與一派輕鬆的習近平形成強烈對比。(圖/路透)

馬克宏原本就安排訪中行程中籤訂大量商業合約,並且公開就法國獨立自主的外交路線做些表態,稍稍挽回因年金改革而重挫的聲望,只不過按目前的情況,馬克宏可能要失望了。原本可以用訪中之行爲經濟政策加分,現在卻因臺灣問題的談話與時機不當的戴高樂主義表態而模糊了焦點,想必美國與歐洲媒體都不會放過他。馬克宏的表現遭到質疑,也可能確有難言之隱,現在就看他會不會在外界追問下揭開心中的秘密了。

Categories
新聞新聞
Tags